夜轨

亲爱,亲爱,亲爱的威廉

 

行道何迟迟

沈炼在关外又看见了那个剑客。

沉默的剑客。

沈炼觉得那个剑客是一路跟过来的,从桃叶渡口,一直到关外。


沈炼在躲债。

命债。

他还不起,只好躲着。

他直觉刺客是爵爷寻来的剑客。只是他奇怪为何这刺客迟迟不来寻他性命。

他杀了爵爷的长子。说来是那少爷面目可憎,着实可杀。强占了他妹妹,野猫固然可爱,挠人伤人的野猫就不一样了。沈炼在井里发现浮肿的他妹妹的尸体。

他本是北镇抚司沈炼,却无法为自己的妹妹报关寻仇。

他于是变成杀人凶手。

但到底是爵爷不是。


他只得去关外。

妹妹说过关外很美,一定要葬在关外。

青冢黄昏,长门连朔漠。

他于是去关外,带着...

 

© 夜轨 | Powered by LOFTER